麻豆传媒狠狠日狠狠搞干

李东阳抱着膀子看着两人打成一团,不急不徐,顺便摸出一把瓜子,边看边吃,成了真正的吃瓜群众。

那个扛人的仙君在旁边看傻眼,提醒两人别打了,咱们有话好好说,别让外人看了笑话,记住你们的任务。

咱们此行是来抓李天主的,不是来看你们两人撕战,误了大事当心

当心什么还没说出来,仙君的脑袋爆掉,那张巴巴个不停的嘴永远的闭上了。

李东阳看着冷箭射来的方向,只见一位手提重弓的汉子也冷眼望过来。

“神箭手?”李东阳吐出三个字,上上下下打量来人,那一身肌肉绝对可以参加选美,练的真漂亮。

就是那双眼睛不讨喜!

眼神如鹰,寒芒毕露,一看就是个心狠的主。

“别动,否则死!”汉子用唇形警告李东阳,李东阳抬手摸、摸鼻子,眼珠转来转去,屁、股很自然的扭了几下。

小模样真的很像被老师警告的顽皮孩子,你不让动,他偏要扭几下,不扭几下不舒服。

汉子的眼神更冷了,抬手举弓对准李东阳,意思特别明显,再动射你。

李东阳咧嘴笑了,放下摸鼻子的手,改为抱胸,歪着脑袋挑衅的望着汉子,一条腿抖呀抖,一副有种你射的小表情。

水灵大眼睛女还甜美私房照

气的汉子想吐血,就没见过这么会作死的人!

仙帝与孤山居士的战斗并没有因为汉子的出现而停止,反而打的更凶。

孤山居士坚决不让仙帝伤害李东阳,他必须要问出孩子的下落,仙帝坚持要弄死李东阳,两人谁也不退让。

李东阳抖着腿看戏,对那个仙君的死有点可惜,差点就套出是谁主使的。

能把孤山居士这种人找来,许下的承诺肯定不低。

飞船内的鲜血被洗的干净,尸体也收了起来,控制飞船的人也换掉了。

而这一切战斗中的两人不知道,那个举弓的也不知道。

只有李东阳知道那里得手了,又赚了一只飞船,唉,家大业大需要的飞船数量也多,指望自己造船消耗太大,还是抢来的快。

李东阳得意的想着,脸上的笑容难免露出几分,看的汉子皱眉,不知道李东阳得意个什么劲。

都快成为阶下囚了,他还能笑的那么自然不做作,一副有持无恐的样子,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

汉子四下打量,并没有看到埋伏,他跟在后面也没发现异常,那李天主得意什么?

汉子还没想明白,寒毛突然立了起来,危险自心底升起,身子本能的向左移动。

只是才移动一分,左边传来更大大的危险,不对,不对,被包围了。

汉子大惊,对着李东阳的弓箭收回,身子继续移动,可惜晚了,几件法宝插入汉子的身体,把汉子钉在了原地

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?这是什么利器,为何他的神魂仙婴都动不了,这怎么可能?

一万个为什么自汉子心头升起,早知此次任务如此危险,他就不来了。

杀人收尸后,枭阳隐藏身形向着仙帝与孤山居士摸去。

这会仙帝与孤山居士已经发现异常,两人收招后退保持距离,眼神四下打量,满脸惊色。

“你早有防备!”仙帝喝问,眼睛里带着恨意。

“切,对付你们我需要防备吗?”李东阳抱胸,“老实交待受何人指使,给你们一个痛快,如果敢不交待清楚,哼!”

李东阳曲起手指,盯着两人喝道:“灭尔满门。”

四字一出仙帝与孤山居士齐齐一哆嗦,孤山居士丝毫不怀疑李东阳能不能做到,此人算的太准了。

仙帝也有这种错觉,他是绝后了,他的家族还没绝后,真的让李东阳灭清华门吗?

不能啊!

这么简单的任务怎么就失败了呢!

明明已经算计的很完美了,仙帝内心那叫一个纠结难受。

“李天主莫要强人所难,老夫是不会说的。”仙帝喝道。

“爱说不说,说的好像谁求着你说似的,不说就去死。”李东阳翻个白眼,摆着手说道:“杀了他!”

声音落睛,几道寒光从四方升起,围着仙帝攻击,仙帝吓的不轻,知道事情失败,此时不逃更待何时。

吆喝一声风紧扯乎,身子一动向着远方奔去。

结果一头撞在结界上,撞的仙帝头晕眼花,脑袋一阵迷糊。

枭阳趁机上前趁他病要他命,下手毫不迟疑,管你是不是仙帝呢,只要阁主一声令下,天王老子也杀得。

仙帝的尸体被搅碎,留下空间法宝被枭阳收起送到了李东阳那儿,等着阁主分配。

整个过程不到十息,孤山居士看傻眼,他到现在为止还没看清出手的是人是鬼,仙帝已经挂掉。

李天主手里的力量也太强大了,他们谋算的能成吗?怎么看怎么悬。

“孤山,到你了。”李东阳眼神落在孤山身上,看着老头眼睛里闪过惧意,心下很满意,枭阳出手很给力。

“我想知道我的孩子在哪儿?”孤山居士道,这算是他的条件,想让交待可以,孩子的下落要说出来。

“你没资格提条件。”李东阳抱着膀子一脸鄙视,看的孤山居士代下头,感受着四周射来的冷芒。

唉,孤山居士知道自己没有话语权,可是他真的想知道孩子的下落。

“你告诉我孩子的下落,我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你。”孤山居然再提条件。

“你先说。”李东阳转转眼珠子,笑嘻嘻说道:“顾月生。”

这三个字一出,孤山居士的脸色大变,抬头望着李东阳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,好像在说你怎么知道的?

“祈家!”李东阳又吐出两个字,孤山居士的表情更加精彩,严重怀疑有人出卖他,为何李东阳知道的那么清楚。

“说!”李东阳爆喝,孤山居士脸色一寒,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,想知道孩子的下落只能招认。

低下头,孤山居士把事过缓缓道来。

原来孤山居士还在天仙境时,与顾月生同行过一段路,两人交情不错,后来孤山居士历练遇险,顾月生不顾生命出手相助,两人关系变铁。